lmmmmmmmin

【润玉x锦觅】如果你爱我(四)有甜有虐

可以说很悲凉了

浅浅:

今日完成二更了,前三章点下面可以对应看。


1重生 2相遇 3再遇 


四、花灯节


【从前从前,有个人爱你很久。】


九重天的神仙觉得,今日高坐于帝位的年轻君王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心事重重。


可没人猜得出是为什么。


于是,只好哀叹帝心难测。


唯有邝露站在人群中央,通透清澈。


她怎么会不知道,这世间能让他如此这般的,只有,从来只有一个人。


可那个人,为什么就不能爱她的陛下呢。


可想着想着,她就笑了。


她的陛下,付出所有,又何曾怨过那个人一句。


向来都是心甘情愿,甘之如饴。


这点,她与她的陛下倒是很像,一样冥顽不灵。




对于润玉来说,


这世间的时间,只有两种。


一种是与锦觅相见的时间,一种是见不到她的时间。


前者总是求不得,又过得太快,后者总是逃不开,又过得太慢。




下了殿,时间尚早。


他回璇玑宫,为昙花浇水,将帝王装扮换下,换回一身素净的白衫。


如果能有岁月可回首,他宁愿一辈子都只当她的小鱼仙官。


可是,就像昨日她所说的,就算是神仙,在时间面前也无能为力,从来没有谁,能赢过时间。


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笑了,他说,觅儿,你的小鱼仙官再也回不去了。


魇兽从外面走来,抖落了几片落叶,它趴在润玉的脚边,有些累了。


它好像也不似当初快乐了,这五百年它吃了无数的梦,可却还是没找到它的女主人。


那个初次见面就说要把它送膳房,那个强行给它喂大白菜,那个教它锦氏秘籍的女主人,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。


可它知道,它身边的这个人,比它还要更难过千百倍。


它只是想她,而它身边的人,想她且深深爱着她。


它吃过很多关于爱情的梦,那些爱而不得的梦,那些等不到爱人的梦,总是最苦。


它快要睡着了,却听见身旁的人说,魇兽,我要去见她了。


那声音里的激动与喜悦,是那样的深刻,那样的鲜明。


它也跟着开心起来,围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。


它也想去见她,可润玉却说,魇兽你乖,等日后有机会了,我便带觅儿来看你,可好?


于是,它乖乖地重新趴了下来,安然入睡。


它没听见润玉的叹息声,也没听见他说,或许,我们都等不到那一日了。




润玉从抽屉里的锦盒里,取出了那根葡萄藤所做的木钗。


他将它小心翼翼地放入发丝间,


他又最后整理了一次衣衫,便朝着人间而去。


他想去见她,穿过千山万水,带着一颗炙热的真心去见她。


她若是笑,那胜过世间万千。




来到棠樾居的时候,距离约定的酉时,还有好些时间,


润玉怕锦觅误会,自己是来催促她的,便放下了这个要叩门的手。


他想起,那日看到她桌上满是糕点,想来她是欢喜那些甜腻的味道吧。


她若欢喜,他便想为她四处寻来更多。


于是,他转身走向了街巷。


视线所及之处,纸糊的花灯已经挂满了道路两侧,各色的灯穗,随风飘扬。


可润玉无心细细欣赏,他只是走着,一条街一条街地走着。


他几乎将整个孤月城的糕点都买了一遍,等他在回到棠樾居的时候,双手已经拎满了油纸包裹的糕点,许是走得太急了,他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。


他抬起手,用袖口轻轻擦拭。


门却在这时开了,他的视线,与锦觅相撞。


只一瞬,他便笑了,清风徐来的笑容。


他说,觅儿,我来赴约了。


锦觅看着他,还是那样的清贵,她看不见颜色,可她认定了他穿着白衫,因为这世间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颜色。


可当她看到他手中的糕点时,忍不住就笑了,他究竟是有多爱吃糕点啊,比她还要爱吃吧。


她的笑容还展到最大,就听见润玉说,觅儿,我想,你许是喜欢吃糕点的,可我又不知你喜欢吃哪一味,所以我都买了一些,你若有不欢喜的,扔了便是。


这话,他说得那样淡然,就好像为了她,跑遍了全城,也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寻常事。


锦觅的心,没来由地骤然收紧,她莫名红了眼眶,她说,润玉公子,谢谢你,我自是欢喜的。


见她这样笑着,润玉亦是十分欢喜。


谁能料到呢,这九重天的帝王,欢喜对他来说是这样简单,只要眼前的女子欢喜,他便欢喜。


润玉将糕点交给锦觅身后的半夏,半夏小心地接过,她忍不住脸红,她长这么大,也没见过这样好看的公子。


可这样好看又温柔的公子,自家小姐怎么偏偏就不记得了呢。


换做是她,那定然是至死不忘啊。


她抱着糕点站在锦觅身后,还在暗自感叹,就听锦觅对她说,半夏,你先把糕点放回屋子里去,我与润玉公子先行一步,你一会自己追来。


半夏有些不情愿的点头,依依不舍地看了眼润玉,转身回了院子。




这时候,酉时也近在眼前了。


锦觅对着润玉笑了笑,她说,润玉公子,我们走吧。


润玉也跟着笑,他说,好。


他们走入渐渐熙攘的人群里,身影落在外乡人眼里,只觉是一对璧人。


可本乡人却觉得,这一身仙气的白衣公子,和这个一心向魔的棠樾居锦觅,是着实不配啊。


尤其是本乡的姑娘们,真是想破了头,都不知道,为什么皎洁如皓月的公子,会看上锦觅这样奇怪的人,


只有看惯了世间情爱的媒婆,摇着扇子说,天下间最没道理可言的就是这感情一事了。




夕阳落尽,皓月当空,夜渐渐深了。


润玉和锦觅并肩走在街上,燃烧的烛火在花灯里摇摆,将整个孤月城照亮。


锦觅喜欢走走停停,看到有趣的东西,便要上去把玩一番。


润玉跟在她身旁,静静陪着她,由着她。


走到一半的时候,锦觅见路上的男男女女都提着形态各异的花灯,可她与润玉手中还是空空荡荡的。


于是,她便扯着他的袖子,去了一家花灯样式最多的铺子。


可铺子里的花灯实在太多了,她挑的眼睛都要花了。


最后她在两盏花灯前犹疑不决。


一盏是昙花,一盏是凤凰花。


润玉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整个人的血液都快凝结了,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。


他就这样屏息等待着她做出选择。


在良久的思考后,锦觅的手伸向了凤凰花灯,润玉闭上眼不愿再看。


可当他再睁开眼时,锦觅提着两盏花灯站在他面前,笑意盈盈地对他说,实在两盏都太喜欢了,所以我都要了。


不等润玉有什么反应,锦觅已经将凤凰花灯塞进了他的手里。


他听见她说,人们都说凤凰花是热烈的红色,而昙花是清冷的白色,虽然我觉得昙花更配你,可我觉得你需要一些热闹。


锦觅一本正经地说着,她也确实是这么想的。


润玉低头看着自己的凤凰花图案的花灯,不由笑了,而烛火将这个笑容照耀得更加明亮了。


而在他出神的片刻,锦觅已经走到了门口,她朝他招手,说,润玉公子,我们得快点走了,不然要错过烟火了。


润玉闻言便跟了出去,他看着她手中的昙花灯,那里面燃烧的仿若不是烛火,而是他的心。




在去看烟火的路上,锦觅提着花灯,和润玉闲聊了起来。


她觉得他说修仙道的,就问他,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神仙。


润玉笑笑,说,如果有可能,他只想做个放鹿的散仙。


锦觅听了笑的有些尴尬,她觉得以他的气度,至少也该是要当个什么上神的吧。


为了缓解尴尬,她又说,润玉公子,你知道这天上地下最尊贵的生灵是什么吗?


润玉摇了摇头,他说我不知。


锦觅答他,我觉得一定是龙吧,龙啸九天,是何等的尊贵。


可她说完,却等不到回应,于是她转过头去看润玉,却见他的眼里,有她看不懂的情绪。


她听见他说,我不知道龙是不是尊贵。可我知道,这九重天的龙,他很寂寞,寂寞极了。


锦觅心想你都还没成仙呢,你就知道这个了,不知道又是从哪个说书人那里听来的吧。


可她不愿戳穿他,以免尴尬。


于是她换了话题,她问他,润玉公子,你觉得世间最寂寞的事是什么?


润玉看了一眼,她手中的昙花灯,笑了笑,眼底是极力隐忍的悲伤。


他说,最寂寞的事啊…..于我而言,大概是花开得很好,却没有人同赏。


锦觅有些不相信,她说,为什么会没有人呢,你难道没有朋友吗?


润玉看着她,与其说是回答,不如说是呢喃。


他说,那个答应要陪我一起赏花的人,始终不来。


锦觅听了,忍不住皱眉,她有些气愤,她说,那个人一定很坏吧,全是她的错吧。


润玉却笑得那么温柔,眉眼间没有一丝气恼,他淡淡地说,她很好,她没有错,她只是……她只是不爱我,仅此而已。


可这样的润玉,却让锦觅的心,落满了千万只针,细密的疼痛,连绵不断。


她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,于是她陷入了沉默。




而观赏烟火的最佳地点,孤月城的最高的望月楼,近在咫尺。


他们拾级而上。


站在最高处,夜风习习,放眼望去,满城的灯火,温暖了夜色。


烟火在最高空炸裂,绽放成庞大的花朵,将整个黑夜点亮。


润玉和锦觅并肩而立,他们一同仰望天空,同一片天空。


锦觅感叹,烟火应该很美吧,一定是绚烂的颜色吧。


润玉便笑了,他其实想告诉她,不,世间万物不及你半分的美。


锦觅转过头,她望着润玉的木钗说,你这个木钗可真别致,和你很配。


润玉伸手摸了摸,他说,是啊,是一个故人送的,我很喜欢。


锦觅看了眼润玉手里的凤凰花灯,她笑说,我也送了你一盏灯。


润玉温柔一笑,他说,是啊,觅儿送的,我都欢喜。


顿了顿,他从怀里掏出了一物,他将手抬到她的眼前,手心展开,里面安静地躺着一片逆鳞,在夜光中闪闪发亮。


那是她当初扔掉的。


他问她,觅儿,我把我身上最贵重之物送你,就当谢谢你的花灯,可好。


锦觅拿起逆鳞看,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似曾相识。


她仰着头问他,这是什么?


润玉答她,这是逆鳞,龙之逆鳞,只此一片,可以召唤真龙。


锦觅怔了怔,她拿着逆鳞看了许久,最终还是放回了润玉的手心,她说,润玉公子,你忘了,我是寻入魔之道,我何须唤龙?此物如此珍贵,你还是自己收着吧。


当她的指尖,触及到润玉的掌心的瞬间,她觉得好冷。


他方才还温热的掌心,此刻满是凉意。


她不知道,此刻她若是抬头,就能看到那双被失望填满的眼眸。


润玉将逆鳞紧紧握在掌心,那么的用力,逆鳞将他的掌心都划伤了,有细密的血渗出来,可他浑然未觉。


是啊,他怎么就忘了,他的觅儿,一心向魔。


他的觅儿,等的,自始自终都不是他。


他看着锦觅说,这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。


他没说的是,因为你不要,所以它毫无意义了。




这时候,又一波烟花在空中绽放开。


润玉将负伤的手,藏在背后,不再说话。


突然,望月楼不远处,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
那人在喊,锦觅。


一声又一声,撕心裂肺。


那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,润玉浑身僵直,他知道,是旭凤来了。


他终于是找到她了。


他们,终于是要相遇了。




锦觅低头去看,在人来人往中,她看到了一个满脸胡渣的男人。


无比沧桑,又无比哀伤。


她就这样,死死地盯着他看,一直看。


她看着他,朝着望月楼狂奔而来,就像带着一段庞大的记忆走来。


她不由自主地想走向他。


她转身,正欲下楼,手腕处却传来一阵凉意。


她回眸,看到了扣在她手腕处的那只手,正在微微颤抖。


她听见他说,觅儿,这一次,你能不能不走?


她顺着手向上看,就看到了润玉的眼,她在那里,看到了伤痛,那么深刻。


连着她的心,也跟着痛了起来。


这样的疼痛,让她忍不住皱眉。


在她皱眉的瞬间,那只手忽然就松开了。


润玉望着她,久久地望着她,他艰难地笑了笑,他对她说,觅儿,去吧,去你想去的地方,我不会再拦着你了。


锦觅没有走,她站在原地,不知何去何从,。


可楼下那一声声呼唤,由远及近,那呼喊声将她的心都搅乱了。


她要去见那个人,去问问他,为什么要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自己的名字。


她脑子很乱,甚至都来不及和润玉告别,就急急下楼,她把木质的楼梯踩的吱吱作响。


只是,转身的瞬间,她与他,几乎同时红了眼眶。




到了楼下,她见到了那个男人,她都还来不及开口,就被那人拥入怀中,那样用力,几乎将她揉碎,


她听见他说,锦觅,我终于找到你了,我找了你五百年了,我真的很想你,日日夜夜,无休无止。


锦觅拼命挣脱出来,后退了一步,看着面前的人,熟悉又陌生。


在烟花炸裂的瞬间,那些封尘的记忆,终于汹涌而出。


她落下泪来,她轻轻唤了一声,凤凰。


旭凤整个人都因激动而颤抖起来,他哭了,眼泪止不住的落下。


他牵起锦觅的手,向远处走,他有很多话要和她说,而这里太喧闹了。


锦觅默默的跟着他走,却一再回望,可高楼上的白衣公子,她的小鱼仙官,离她那么遥远,早已面容模糊。


可她知道,清楚的知道,那个人还在遥望她,长久静默的遥望。


她无意中低头,却见昙花灯熄灭了。


她停下了脚步,慢慢蹲下身,抱着花灯,不可抑制地痛哭出声。


旭凤俯下身抱住了她,对她说,锦觅,我们会在一起的,长长久久,幸福美满。




高楼上,润玉长身玉立,烟花在空中盛放。


照亮了天空,也让他的孤寂,在热闹中无所遁形。


他俯瞰整个孤月城,却什么也看不到,只看到他的觅儿,越走越远。


整个城,花灯依旧明亮,可他的心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。


他们,终是走散了,又一次走散了。


当命运露出了狰狞的面容,他闭上眼,不想去看。


眼角有泪滑落,那样冷。


他想,他的觅儿,终究只能陪他走一段路,往后的漫漫长路,他还是只能一个人走下去。


或许,至始至终,他都只是路过幸福。


他睁开眼,看着烟花的灰烬,在空中四散。


他的爱情,像极了烟花,稍纵即逝,徒留一地苍凉。


他又一次,在热烈中独自孤单。


这一次,他们又来不及好好告别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作者碎碎念:


不要激动,第五章开始进入逆天改命了,当然虐还是虐的,只是命运也在悄悄改变。


逆风翻盘,各种反转,再反转,没有简单的翻盘,有句话叫,真爱无坦途。


大家多多点赞,多多推荐,动力的源泉啊~~~